原液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原液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俄乌天然气谈判重新定价或是撕毁协议重来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8:30:16 阅读: 来源:原液厂家

俄乌天然气谈判:重新定价,或是撕毁协议重来?

尽管有欧盟作为第三方居中协调,已历时50天的俄乌天然气马拉松式谈判依然没有结果。

这刺激了外界对俄罗斯可能于北京时间6月16日切断或减少输欧天然气的担心。俄最新的要求是乌克兰必须在此日期前付清拖欠的气款。

俄罗斯曾在2006年和2009年两次切断对乌或对欧的天然气供应。

但是,俄罗斯无法再次对欧说断就断。俄方一再顺延最后通牒的时间表明,普京需要一纸妥协协议,以修补急剧恶化的欧俄关系;否则,可能面临欧盟更大范围的制裁。

基辅欲撕毁协议?

在以十亿美元为计价单位的天然气合同面前,通向妥协的谈判道路极其艰难。俄、欧、乌三方能源部长本周在欧盟总部布鲁塞尔的会面已不欢而散。原因是当地时间11日,乌克兰拒绝了俄罗斯提出的解决方案。

俄罗斯坚持继续执行2009年俄乌供气协议,但在价格上做出让步,每千立方米天然气价格降低100美元,至385美元左右。目前,莫斯科将此视为最后出价。

而乌过渡政府总理亚采纽克(Arseny Yatsenyuk)在当天基辅的内阁会议上否决俄罗斯此番出价。“我们知道这些俄罗斯的圈套。俄罗斯政府可以设置这样的折扣,那也可以取消。”

乌克兰能源部长普罗丹(Yuri Prodan)在布鲁塞尔说,即便是每千立方米385美元这个价格,也能从欧洲市场中找到更为低价的案例。

事实上,385美元已接近俄方提供的欧洲市场均价:每千立方米387美元。这显示出乌克兰过渡政府的谈判目标,并非是在原有供气协议上获得折扣,而是废弃旧协议、签订新合同。

“对乌克兰来说,价格并非关键所在。”俄罗斯宏观咨询公司(Macro-Advisory)高级合伙人克里斯·韦佛(Chris Weafer)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基辅想要撕毁既有协议,以欧洲市场的平均价格签订全新合同。”

克里斯·韦佛说,基辅不想再继续处于被动局面之中,“不是接受、就是付钱”。而俄罗斯偏向保持2009年达成的既有框架,并辅之以允许价格折扣的补充协议。

“乌克兰确有理由担心俄罗斯将来可能改变价格折扣。”韦佛此前是俄最大银行联邦储蓄银行(Sberbank-CIB)首席策略师。

俄罗斯总统普京则直截了当的指责乌克兰蓄意破坏谈判。普京在莫斯科近郊举行的政府会议上说,尽管不知道是基于何种基准,我们的乌克兰伙伴觉得俄方的这个降价幅度太小,而他们要的更多。

普京表示说:“如果这还不行,那么看起来这个问题正被推进死胡同。”俄方已为谈判设置了新的最后期限,乌克兰需要在6月16日前付清欠款。

俄方称,乌克兰至今拖欠的气款已经超过50亿美元,并且以每月10亿美元的速度递增(即一天约3000万美元)。而乌克兰尚只偿还了7.86亿美元。

在周三布鲁塞尔的记者会现场,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Alexander Novak)说,俄方案已经照顾到了各方利益,并且俄罗斯准备妥协以达成新协议。

此轮谈判从本周一9日晚间开始。经过8小时的彻夜谈判后,俄方代表10日早间飞回莫斯科,向总统普京汇报进展,当晚又再次返回布鲁塞尔。周三,三方再次闭门谈了约5小时。

欧委会能源事务委员奥廷加(Gunther Oettinger)在会后说,三方仍旧会保持接触,“接下来几天都是工作日”。奥廷加拒绝对俄罗斯可能切断天然气可能性置评。

一位要求匿名的欧盟高级外交官对21世纪经济报道称,坚定支持欧委会居中协调所做的努力;乌欧双方互相理解是达成妥协的关键,同时也将为欧洲天然气消费者带来供气安全。

历史纠纷

俄罗斯与乌克兰关于天然气的纠纷从上世纪90年代即已开始,在本世纪头十年发生过三次天然气纠纷,并在2006年和2009年导致两次断气事件的发生。

2006年初,俄罗斯尚只切断了对乌供气,部分欧盟国家也受到微弱影响;而2009年的停供则导致欧盟国家大面积断气。

事件导火索是乌克兰在2008年12月拖欠俄罗斯气款24亿美元,俄方要求乌方偿清欠款,双方在气价上争执不下,俄罗斯以断气相挟。

双方的谈判以破裂告终。2009年1月7日,途经乌克兰的输欧天然气全部暂停。彼时正值欧洲冬季用气高峰。断气给欧盟和乌克兰带来了巨大的政治和社会压力。

十天后,俄罗斯在莫斯科召开国际天然气会议,欧盟、俄罗斯和乌克兰三方借此平台继续谈判。俄乌双方最终在1月19日达成协议,普京和季莫申科两位时任总理出席了签字仪式。俄罗斯对欧供气从第二天开始恢复。

也就是这份从2009年开始执行的十年供气合同,成为了如今双方争执的起点和焦点。在此份协议中,乌克兰可以在2009年拿到相对于欧洲气价的20%折扣,但是到2010年则根据以市场为基准的定价公式购气。

如同今时一样,三方在当时也均没有公布协议中2009年度的确切气价。时任乌克兰总理季莫申科透露说,气价在179美元至250美元之间,而俄罗斯要价450美元。

按照合同,2010年开始后,俄乌回到以市场为基准的天然气定价公式。不过,政治因素同样可以影响定价。

当年1月,亲西方的尤先科(Viktor Yushchenko)输掉总统大选,败给亲俄的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ych)。新总统2月上任,政府倾向迅速向东。

俄乌在两个月后就完成气价调整,从485美元大幅降至234美元左右;作为交换,俄方则得以延长了位于克里米亚半岛上的塞瓦斯托波尔海军基地的租期。塞瓦斯托波尔是俄黑海舰队司令部所在地。

至今年2月,俄乌气价仍处低位的268.5美元。随后,乌克兰危机愈演愈烈。亚努科维奇被迫出逃,亲西方的临时政府上台,欧俄对峙形成,克里米亚半岛公投后并入俄罗斯。

天然气则又一次成为撬动地缘政治的有力杠杆,低价折扣气也随即成为历史。俄罗斯一方面要求亲西方的乌克兰过渡政府偿还尚欠的气款,另一方面从4月1日起将对乌供气价格重新升至485美元的“政治性气价”。

此后,欧盟作为协调方,居中撮合乌克兰与俄罗斯进行三方能源部长谈判。4月24日第一次谈判开始,至6月11日已进行五轮,目前仍然无果。

重庆小苍兰

山东虹吸雨水斗

成都枸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