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液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原液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特写永远无法弥补的缺憾国内动态-【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3:37:07 阅读: 来源:原液厂家

8月8日3时许,陈昌平的手机上有七八个未接电话,但他没有搭理。   那一夜,舟曲县城正被一场突如其来的特大泥石流深深伤害着。

那一刻,身为甘南州气象局局长的陈昌平正带着几个人从甘南州赶向舟曲县。

路上有几个电话,是陈昌平的妻子打来的。

在那样一个漆黑的夜晚,一个女人、一个妻子,她的亲属共有14个人失踪,她唯一的愿望是让丈夫去看看她的亲人。可陈昌平只顾着恢复舟曲县气象局的业务,只忙着前线的抢险救灾气象服务。

从此以后,陈昌平有一个永远无法弥补的缺憾!他也成为一个狠心的丈夫。

11日午时,记者“堵到”了大忙人陈昌平。

他的脸上写满憔悴,眼睛有些许血丝,卷起的裤管堆满泥水,黑色的皮鞋被泥浆包裹的严严实实。远远地闻着,有一股股浓烈的汗臭味从他身上飘出。

这几天,陈昌平或在重灾点察看灾情,或在县气象局会商天气、部署工作,或在前线抗洪抢险救灾指挥部报告天气,时而参加紧急会议……

记者始终无法将眼前的陈昌平与失去14个亲属这些字眼联系起来。但就是他,在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发生后,一直忙碌着恢复舟曲气象业务,开展前线抢险救灾气象服务。

而回到8月8日12时许,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后的十几个小时,陈昌平出现在舟曲县气象局局长魏新功的面前,这让魏新功吃惊不小。

断电、断水,通信中断,救援人员尚未大规模进入,他简直不敢相信陈昌平会出现。此时的陈昌平衣服全湿,浑身都是泥浆,看着跟个泥人似的。

在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发生后,陈昌平赶到州气象局预报室仔细察看天气图,发现舟曲附近的东山小时降水量高达77.3毫米,立即向州委、州政府和省气象局汇报。由于当时对舟曲灾情并不了解,他们驱车往舟曲方向赶,沿途超过很多救援的武警车队。

从甘南州到舟曲的路上,陈昌平的手机不停地响起,有问灾情的,有问前方气象业务的,当然其中还有妻子好几次的电话叮嘱——“一定要先去看看岳父和小舅子是否平安”。

不过,陈昌平胆子太“大”,竟把妻子交代的事当成耳边风。由于路上到处都是泥泞,加上还有修路施工,正常7个小时的行程用了10多个小时。一路上,“啥时候才能到舟曲县气象局?气象发报业务正常不?县气象局职工安全吗?灾情如何?”同样的问题他问了好多遍。

一到舟曲县城,他急促地踩着泥浆、趟过弥漫的洪水、爬上一个陡峭的山坡,直奔县气象局观测值班室,恢复网络、补传数据,只用了20几分钟。14时前,舟曲县气象观测业务正常了。而有了陈昌平在,县气象局职工才少了一份惊吓多了一丝暖意。

直至深夜,陈昌平才会给妻子打了个电话,告诉她白天路过岳父家时见到的情景。而在电话的另一端是妻子抽泣声,但他安慰几句就忙舟曲县气象局的事儿了。

天公偏不作美。11日傍晚,舟曲县城雷电交加,强降雨疯狂肆虐。陈昌平知道预计中的这场降雨迟早会来,但他还是希望预报报空,这样舟曲百姓就会少受一些灾害。

19时左右,一道道闪电划过天空,在舟曲县气象局,陈昌平与前线抗洪抢险救灾预报服务组的成员忙完会商,带着一沓厚厚的气象服务材料,打着电筒和伞,蹚着泥水出发了。

记者赶紧跟出去,风雨雷电中,手中的伞被风吹得歪歪斜斜根本打不住,脚下的石头、淤泥、木块踩着有些滑,稍不留神会跌入水沟。而陈昌平却如履平地、行如风。

这几天,在山坡上、泥沼里、废墟中,在灾民和救援人群中,在前线救灾抢险指挥部,在一个设有抗洪抢险救灾气象服务组的居民楼里,在舟曲县气象局……他不停地跑着。

来来回回,每天二三十趟,泥浆夹着沙石,陈昌平的脚磨满了血泡,袜子与脚粘在一起脱都脱不掉,脚下的皮鞋当作雨鞋使,摔倒了爬起来,腿脚擦破了揉一揉。

但一条条气象信息在舟曲“飞”起来了,到处都有陈昌平的声音:“近期舟曲多阵性降雨。”“进入舟曲的三条主要道路降雨明显,容易发生滑坡、塌方、泥石流等灾害。”“白龙江流域仍有雨,不利于清淤、救灾。”“早点找个地势高点位置避雨。”

21时许,舟曲的雨越下越大,白龙江中的洪水不停地咆哮着,泥石流又爆发了,堰塞湖增多了,道路被泥沙和石块堵塞。陈昌平赶回县气象局,与预报服务人员再次“会诊”天气。

雨势增强,灾情紧急。中国气象局局长郑国光直接向陈昌平发出指示:“要给救援部队提供定时定点服务,要将天气预报预警信息及时发出”。

随后,陈昌平迅速对后续气象服务工作展开部署,而后奔向前线抗洪抢险救灾指挥部。

连日来,他一直在几个地方上开展气象服务,一直在寻找抢险救援对气象服务新的需求。而在他提供过气象服务的每一处,到岳父家的距离都只有一两公里。

这两天,这个狠心的男人甚至没有电话给妻子,没有去寻找岳父和小舅子:在8日那天下午,在外出调查灾情时,陈昌平也许就已知道,他和妻子在舟曲的14位亲属没希望了!

尽管他心里不肯承认这个残酷的现实,但是在无情的灾难面前,他只能舍小家顾大家。只有在陈昌平稍作休息的时候,才能看到他那种凄惨而忧伤的眼神。

这几日,州气象局业务科科长张建科对于陈昌平极其不解:“太平静了,太平静了!14个亲属没了,竟天天想着工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谁能理解他心中的苦痛呢?”

是的,陈昌平不可能忘记这些。他会回忆其曾经与岳父一家其乐融融的场景,回忆起在赶往舟曲的路上他的妻子打给他的电话和唠叨般的叮嘱。

这些年,只要是路过舟曲县气象局,只要是空闲时间,陈昌平都会去看望年迈的岳父,陪他聊天解闷。但从此以后,这些都变成一种奢望。

陈昌平的老家在湖南,父亲早逝,家里只有年迈的母亲,由哥哥照看。

多年来,岳父一直都以陈昌平为骄傲,把他当成孝顺的好女婿。在妻子眼里,陈昌平则是一个体贴而又能干的丈夫。他始终将妻子的娘家当成自己的家。

但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后,陈昌平变得让人有些琢磨不透,变得不再恋家。他说,只有忙起来才会忘记这场灾难。

13日12时许,参加完州政府抗洪抢险救灾会议后,陈昌平赶到县气象局又一次对当前的工作展开部署,“一定要开展针对性、个性化的抢险救灾气象服务”“要让职工们吃饱吃好”。

其后,陈昌平从药箱中拿出几粒药和着矿泉水吞下。记者从州气象局办公室主任张进瑜的口中得知,陈昌平一直都患有胃病。这些天他几乎没怎么吃饭,胃病肯定容易发作。

吃完药,陈昌平用冷水搓了搓手,走到临时厨房。负责伙食的王师傅以为陈昌平饿了赶紧拿出饼子给他,孰知遭到拒绝。出乎意料的是,陈昌平从脸盆里拿出一块面团揪起了面片。

他说,不知道这几天自己是怎么撑过来的。天气好了点,可以略做休息。失去亲人了,哭也哭不回来。有这时间,他得慰劳慰劳同事们。

陈昌平现在最大的希望是,做好灾区气象监测预报预警服务。过几天不忙了,他会找到岳父家一家人的照片,好好看看他们;会找妻子好好谈谈心,重新面对生活。

大爱不言痛。弃小家顾大家。陈昌平只有用默默的工作弥补心中的爱的缺憾。

重庆哪里看白癜风专业

西安专业治疗白癜风的医院教患者如何进行自我诊断

成都曙光男科医院治疗前列腺

强直性脊柱炎患者为什么容易骨折

成都治风湿专科医院_如何预防慢性颈椎病的发生

新都哪家医院看阳痿较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