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液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原液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狐狸大仙作祟之谜[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28:20 阅读: 来源:原液厂家

“起火啦!救火——”惊呼声划破了寒冬寂静的夜空,惊醒的男女老少急忙披衣下床,操起水桶面盆,你呼我唤奔向火场。时为1931年农历大年初六凌晨四更天,湖北省宜昌市鼓楼街。

这一场大火,引出了一段近乎荒诞的奇案。

店员惊报奇怪事老板店里立仙龛

火灾发生在泰升百货店。由于失火处离水源较远,人们只好排起一字长蛇阵,传递桶里盆里的水,火势一时减不下来,直到救火会的几台抽水机赶到,方才将火扑灭。

“泰升”的三开间店面和后院算是保住了,但中间两厢的仓库,连同堆放的百货都化成了灰烬,估计损失在8000元以上。常言道男儿有泪不轻弹,但面对如此大的损失,大老板张剑秋、二老板张彤云兄弟还是不顾体面,失声痛哭起来。

这家百货店是宜昌第一大商号,资金雄厚,将近20000元,除了批发兼零售外,还附设化妆品和印花作坊,自产自销香水、雪花膏、胭脂以及各种花色的床单。由于张氏两兄弟经营得法,生意一直都很兴隆。

张剑秋与张彤云两兄弟都非常相信鬼神,而且十分虔诚。他俩深信,“泰升”之所以能赚钱发财,是因为祖宗的保佑和天上地下各路鬼神的庇护,平日里隔三岔五总要燃香点烛烧纸钱敬神敬鬼。

对于起火的原因,张氏兄弟与店员议论纷纷,却百思不得其解。起火的确切地点在仓库,不论白天还是晚上,库房门都是锁着的,这两天没进去取过货,里边又不住人,不存在吸烟、取暖引发火灾的情况,怎么会烧起来呢?

张氏兄弟怀疑有人放火,便向警察局报了案。初七上午,五六个警察来店里查摸“火头”,店里的空气一下子紧张起来。警察对23个员工逐一盘问,末了还把店员陈涤生当做嫌疑犯带走了。

不料就在当天傍晚,张氏兄弟急忙赶去警察局,给了局长一笔钱,要求撤案中止调查,把陈涤生领了回来,并向全体员工宣布:“这事纯属误会,与陈涤生无关,也与其他人无关。”张剑秋还郑重其事宣布:“关于失火的原因,从现在起,都不要再议论了。”

事情突然变化,与两个店员发现奇异现象有关。

警察带走陈涤生后,店员李发云拉过另一位老店员王道梅,神秘兮兮地说:“失火的前一天晚上9点钟光景,我去店堂后边阴沟洞倒洗脚水时,见一团碗口大的火球从西南方飞来,落在天井里,吓了一大跳,壮着胆子踅过去想看个究竟,却什么也没有。王师傅,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王道梅是店里的三朝元老,为人忠厚老实,深得两个老板的信赖,店员都很尊重他,敬称他为师傅,有什么事也都愿意和他讲。

出于对主人的忠心与负责,王道梅马上去见大老板张剑秋,报告了李发云发现的奇怪事儿。

张剑秋一听,呆了半晌,把李发云叫来,又问了一遍。

正在这时,二老板张彤云匆匆走了进来,神色慌张地说:“大哥,听王奇异讲,他今天五更里出去小解,看到一只似犬非犬、似猫非猫的东西,身轻如燕,从仓库的气洞中窜出,跃上屋檐,腾云驾雾般去了西南方。”

“李发云也说西南方?”张剑秋一时有些紧张,“莫非是狐狸精?”

张彤云也有点紧张地说:“我也这样推测,是狐狸大仙来店里了!”

“对,对,是狐狸大仙。”张剑秋觉得刚才说的话不恭敬,连忙纠正。

早在去年秋天,宜昌城里就纷纷传扬,鼓楼上有似犬非犬的怪物出没,来无影,去无踪。一天来了一个云游道士,朝鼓楼凝望了一阵后自言自语说:“上边盘踞着一只千年狐狸精,有人要当灾了。”言毕飘然而去。道士的话很快传遍了大街小巷,吓得许多人提心吊胆,害怕大祸临头。

张剑秋与张彤云当下商定:狐狸大仙既然来了,就应恭敬相待,虔诚供奉,使大仙感念垂怜,勿以灾祸相加。

可谓行动神速,当天晚上,他们就在天井里为狐狸大仙设了神龛,竖起了神位,神位前面供奉着各式水果、点心。香烟缭绕中,张氏兄弟率全体员工,齐刷刷地跪倒在青砖地上,念念有词许愿祈求。末了,张剑秋交代陈涤生:“代表店中全体员工,早晚给大仙烧三炷香,叩三个头,换一次供物,不得有误。”

虔诚供奉又祈求加倍显灵不领情

给大仙立神位的第二天晚上,“泰升”员工中你传我,我传你:大仙显灵了。

又是李发云亲眼看见的,他绘声绘色地说:“晚饭后,我去后院灶间拿暖水瓶,见大仙神龛上方有一颗珠子般的白光,忽上忽下忽左忽右跳跃晃荡,停下来细看时,珠子飞进了神龛,再也不见了。”

大家的印象中,狐狸精属不祥之物,碰上了要倒霉,所以大家都惴惴不安。天黑以后谁都不敢再去天井了,吃过晚饭,都早早躲进宿舍,把门窗关得严严实实,半夜里小便也要喊个同伴陪着一道来去;店堂看夜的,也由原来的2人增加为4人。

张氏兄弟内心对狐狸大仙既怕又恨,面上却更加崇敬,一连几天沐浴更衣后,亲自燃烛焚香礼拜,还在供桌上摆上了美酒佳肴。

然而大仙并不领情,屡屡显灵作祟。

一天,“泰升”刚开早市,忽听得王奇异在货架后惊叫:“不好啦,烧起来啦!”

店员和几个见义勇为的顾客扑了过去,好在抢救及时,只烧坏了几双套鞋。

十多个人目睹烧起来的是绿火,都说人间烟火是橘黄色的,只有鬼火才是绿色的,所以众口一词:是狐仙作的法。

半个月后的一天午后,又听得王奇异惊慌失措大叫“起火了”,众人飞步赶去,发现袜箱上绿火蔓延。正七手八脚扑打时,传来了阎金章声嘶力竭的喊声:“不好啦,这里也着火啦!”果然,绿火缠满了窗口上的木栅栏。也好在两处的火都是刚刚烧着,很快被扑灭了。

张氏兄弟吓破了胆,买了十几口大缸,安顿在店堂宅院内外各处,都装满了水,供随时救火之用。

正当大家严阵以待防火救火时,店里又接二连三地出事了。

陈涤生经管的放在抽屉里的售货登记簿不见了,急出了一身冷汗,被张剑秋训斥了一顿,令他重立一本。谁知不过三天,新立的账簿又不翼而飞。陈涤生惶恐不安,不知所措,他本来对大仙显灵持怀疑态度,这下也相信了,以为是大仙责罚他的不信不恭。

管现金的汤家盘是张老板的姨侄,一天下午开保险箱取钱,发现昨天傍晚放进去的300元纸币和500块银元没了。张氏兄弟得到报告后,赶来现场查看,二老板张彤云左看右看,又蹲下身子仔细观察,看到保险箱底下有一叠钞票,拿出来一点,正好300元。由是断定,肯定是狐狸大仙显灵,若是有人偷钱,哪有把300元塞在保险箱下不拿走的?

既然是大仙显灵,500块银元很可能也藏匿在什么地方,张氏兄弟寻了好一阵却不见踪影,便商量请术士招回银元,当下嘱王道梅与李发云去请西城门外蛮有名气的朱巫婆。

朱巫婆到了,点燃香烛,披头散发仗剑哼唱,又急匆匆转起了圈子,内行一看,知道是奔赴仙界去了。不一会儿,她开始反转圈子,据说是回来传达仙旨:“店中有没有年过花甲的秃顶老头?”

“有,有。”张剑秋回话。

“有没有20岁出头脸面上有疤痕的?”

“也是有的。”

“两个一老一少都是贼,合伙偷了这500块银元。”朱巫婆说得十分肯定。

一老一少显然指的王道梅与阎二,张氏兄弟很信任此2人,对朱巫婆的话将信将疑,因此只是暗中注意两人的行动,没有再追查。

学徒邓发俊可谓初生牛犊不怕虎,一次有顾客问起大仙的事,他冷笑一声:“什么大仙不大仙的?我看作怪的不是大仙而是人。”

不想就是这句话,却引来了大仙的报复。

一天晚上,轮到邓发俊和另外3个店员看夜,临近半夜,4个人都已呼呼入睡进入梦乡,邓发俊突然大呼救命,大家急忙亮灯,只见邓发俊双手捂脸,痛苦不堪。3人立即把他送去医院。医生说是有人泼了镪水,幸亏浓度低,没有生命危险,但已终身破相。

天亮后,大家都在吃早饭,“砰”的一声,李发云突然间碗筷撒手,倒在地上口角垂涎两眼翻白,众人千呼万喊,却不回一声。

“快送医院吧。”王道梅说。

张彤云忙制止说:“不要乱来,这是鬼魂附体。”

果然被张彤云说中了。一会儿工夫,只见李发云突然睁开双眼,指着张彤云大声斥责:“胆敢说本大仙是鬼怪,该当何罪?”他的声音变得像太监,与平日里判若两人。

张彤云一惊,“扑通”一声双膝跪地:“弟子有眼无珠,冒犯了大仙,请大仙恕罪。”张剑秋也紧跟着跪倒。

李发云又一个驴打滚坐了起来,龇牙咧嘴,面目狰狞:“本大仙来这里接受香火,却有人出言不恭,再有不敬的,勾了他的命!”

“不敢,不敢。”张氏兄弟叩头如捣蒜一般,吓得连声音都变了。

“吾去也!”李发云一下子直挺挺地倒在地上,又过了一会儿,才打了个长长的哈欠,睁开眼睛,“咦,我怎么坐在地上?张老板,你们跪着干什么?”

“刚才大仙的灵魂附在你身上啦?”阎金章说着忙把他抱起来。

李发云一脸诧异又显得几分惊恐:“啊,真有这事?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呢?”

频频小便泄天机大仙原是贼骨头

自从狐狸大仙在“泰升”出现后,店里不断发生货物被盗现象,小至牙刷、清凉油、火柴、香烟,大到鞋子、被单、包扎好的食糖及南北干货,还少了一批暖水瓶、洗脸盆和钢精锅子。

张氏兄弟只当是大仙作祟,不敢声张,也不准下面议论,唯恐得罪大仙,变本加厉受惩罚,而且对大仙供奉更好,叩拜更勤,焚香燃烛烧纸钱更多。

然而,最终还是没能感动大仙,被盗的东西也与日俱增。

店员中,也有人不相信是大仙显灵,认为是人在作怪,除了邓发俊外,还有一个便是老职工王道梅。王道梅老于世故,不动声色,暗地里却时时监视着心里怀疑的对象。

他发现,最近一段时间,曾被大仙附体的李发云上厕所的次数比任何人都多。今天下午,已去过2次了,3点半又对同事说:“茶喝多了光想小便,去去就来,关照一下。”

他前脚一走,王道梅也找了个借口离开店堂,悄悄跟了上去。

李发云没有上厕所,而是去了宿舍,将门关上,脱去枕头套,解开充当枕头蕊的包裹,从衣袋里掏出袜子、钢笔、剃须刀架连同刀片……

王道梅早有准备,在玻璃窗的糊纸上刮开一个小洞,将李发云的行动尽收眼底后,伸手敲门。

李发云大吃一惊:“谁呀?”边把袜子等东西塞进枕头套,捂在被子里,想想不保险,又拿出来扔到床下。

“吱呀”门开,“是王师傅,有事?”李发云佯装笑脸,看上去却像在哭。

“来,与你说件事。”王道梅反客为主,走进宿舍,目光落在床上的一盒刮胡子刀片上,伸手拿起来看了看,“这是店里的货,怎么到这里来了?”

李发云暗道“不好”,原来是他刚才手忙脚乱落下的,立即急中生智掩饰说:“邻居托买的。”接着又补充了一句:“啊呀,忘付钱了,违反了店规,认罚认罚。”他清楚得很,店里每笔生意都要登账的,所以索性“坦白”在前。

“这是第几次?按规矩满三次要开除的。”王道梅想促使其坦白。

“就这一次。”李发云信誓旦旦,“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真的?”

“王师傅太不相信人了,叫我有什么办法?”

“我也真的拿你没有办法。”王道梅一把拉出那只枕头袋,拎起袋底抖了花花绿绿一床,除了上面讲到的袜子、钢笔、刀架刀片外,还有毛巾、牙刷、牙粉、绸缎被面。“哪里来的?说!”

东窗事发,李发云呆若木鸡,嘴一扁,涕泪俱下:“王师傅救我!”

“及早回头可减轻处罚,赶快向张老板交代清楚,怎么样?”

李发云点头答应,王道梅于是叫来了张氏兄弟。

“我是上了别人的当。”李发云再三声明后,哭哭啼啼交代了与阎金章、王奇异、严正一起,如何制造狐狸大仙来“泰升”的谣言,如何一次次显灵,又如何偷盗店里货物的经过。

张氏兄弟立即报案,阎金章、李发云、严正、王奇异4人被宜昌地方法院拘押。法院立案侦查,取得确凿证据后,公告社会开庭审判。

泰升百货店大仙作祟的事,早已闹得沸沸扬扬妇孺皆知,岂料作怪的不是大仙而是店中人,立即引来万人唾骂,争相赶到法庭观审,想看看这几个装神弄鬼的家贼是何等模样。

法庭上,4个被告对犯下的罪行供认不讳,诸如纵火烧店、妖言惑众、偷窃银元、嫁祸于人、镪水毁容、大仙附体以及偷盗货物等。盗窃的各式商品价值近2000元,都是生活用品,足可开一家小型百货商店!

观审人群中,不时传出骂声笑声,斥责阎金章等被告无耻,讥笑张氏兄弟愚蠢。

法庭宣判,各犯处有期徒刑3年至9年不等,偷窃之商品全部追回。

闹了半年多的宜昌狐狸大仙作祟案终于画上了句号,给人们留下了几多教训几多思考。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