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液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原液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老王灵异之冤魂狗[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16:36 阅读: 来源:原液厂家

西环路的一处居民区,最近几天屡次发生家犬丢失的奇怪事件,这片地的设施简便,没有摄像头,连丢了几十只狗,其中有许多名贵的狗种。失去爱犬的主人痛心疾首,有的去找附近小区的保安掉监控,也没有查到什么,报了警也没人管,只扔给一句话:“没法找。”

这些狗的主人只能到处张贴寻狗启示,希望好心人能帮忙留意下,若有情况,就与主人联系。没丢狗的人家都把自家的狗看的紧紧的,恨不得都锁进保险箱里苏心洁也不例外,她每天上班都要带上她的爱犬baby,baby是一只温顺的棕色卷毛狗。苏虞为了不让它跟丢,特地用绳拴住它。可它还是丢了,苏心洁找遍了附近街也没得到baby的一丁点儿消息。转眼,大半年过去了,忙碌的工作使苏心洁淡忘了失去baby的痛楚。

这天苏心洁下班很晚了,累得晚饭也顾不上吃,躺在摇椅上休息。此时外面狂风怒吼,暴风雨就要来临了,窗子外响起了狗的哭泣,在这样的夜里,显得无比凄历、悲凉。

那只狗像要把满腹的委屈用悲伤的情绪流逝掉,苏心洁听了,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这是谁家的狗在哭?怎么没人管?好吓人。

苏心洁太累了,没多想就睡着了,她做了一个梦,那是一个可怕的恶梦,她梦到了她一只狗,正被一群人面目狰狞的人用锋利的刀划开肚子,顿时一股鲜血喷涌而出。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人还把肮脏的手伸进她的的肚子里,掏出肠子堵子和几个未成形的小狗崽就往嘴里塞,小狗崽在低声哀叫着,还没来得及看一眼这个世界,就一命呜呼了。

突然那个络腮胡子露出一脸极度可怕的阴笑,他嘴角上还粘着小狗崽粉红的肉块。苏心洁被这一下,惊醒了。她的身上被一层细细的冷汗包裹着,脸色也变得苍白。

外面那只狗还在哭嚎,苏心洁心里抱怨是谁家的狗不栓好,任它在那里叫,简直吓死人。当然,不会有人知道苏心洁的想法,更没人去理会那只狗。

第二天晚上下班,苏心洁在自己家的大门口,见到一只棕色卷毛狗躺在地上,有点像她之前养过的那只。只是它跟baby比显得眼睛无神,全身的毛也脏乱不堪,还到处是伤痕,它只有三条腿,尾巴也没了。baby丢了那么久,或许早让到狗贼杀死了吧。

卷毛狗躺地上,呜呜地哭,眼睛流出的不是眼泪,而是血。

苏心洁慌忙闪进院子,彭地一下把大铁门关上了,又躲进屋里把所有门窗都锁好了,生怕那只狗闯进来。

大门外清楚地传来它的哭声,苏心洁躲进里屋,她祈求有人马上把这只狗抱走,然而没有人出来管那只狗,它仍自顾自的哀怨哭嚎。

次日,苏心洁出门上班,见那狗已不在门口,她舒了一口气,或许它不会再来了吧。但是她想错了,接下来的几天,她家大门外都会躺着那只狗,每天一见她就哭个不停。

这天,它见苏心洁回来,用尽全力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向苏心洁。

苏心洁看见它的肚子上有一道伤口,一截肠子从里面露了出来,吊在外面晃悠,让人见心惊胆战。

苏心洁惊声尖叫,不经意踢开了那只狗跑回了屋子。

她刚在皮椅上坐稳,就听见那只狗边叫便用爪子抓大门,试图要闯进来。苏心洁大声尖叫,推开门跑出去,翻墙跑进隔壁,猛拍对方家房门,这家是住着一个孙女跟她的奶奶。

这家的女孩开门问苏心洁有什么事,苏心洁告诉她:“我家门口天天躺着一只可怕的小狗,不知道谁家的,它整夜在那哭。”

“我们还以为你家狗呢?”女孩显得很惊讶,相互对视了一眼。

她跟苏心洁去大门口看,那只怪异的狗却已经不在那里了,女孩安慰苏心洁说。也许它找不到主人回去了吧。苏心洁稍稍心放下了心,两女孩跟她道了晚安回去休息了。

苏心洁也想回去休息,折腾了半天她有些疲惫了,她以为今晚那只狗不会在来了,可当她走进院子,一抬头,见到房门口有一团影子,她放下的心忽地又提了起来,借着手机薄弱的光,她看清是大门外趴着的那只怪狗,它不知低声哽咽,一步步走进苏心洁。因为只有三条腿,走起路来很东扭西歪,一副随时都会摔倒的样子。

它露出的那截肠子,在一滴一滴往下滴着血,地上已经积了一大摊。

苏心洁吓坏了,她嘴巴大张,心脏跳的飞快,她噌一下蹦起来,慌忙冲了出去,没注意撞上自己家后院打麻将回来的单身女邻居。这个女人问她怎么了,为什么跑这么快。

苏心洁指着自己家的方向,嘴角心恐怖而抽搐:“我家……我家……我家有一只好可怕的狗。”

“什么可怕的狗,带我去看看。”

女邻居带头往苏心洁家走,苏心洁低着头迈着小碎步跟在她身后。进了院子,女邻居拍她的肩让她看,门口已经没有了那只狗的踪影,地上的血也没有了,这一切都在告诉苏心洁,刚才一切都只不过是她的幻想。

她想不明白了,到底谁家的狗呀,来无影去无踪的,也没有人来认领,该不会是谁丢弃的狗狗吧?

她的大脑思维开始混乱了,她最怕下夜班,一回家都面对那只恐怖的狗。所以一下班,苏心洁一路加速度的往家里冲。不小心绊到一个软乎乎的东西上,她转头,是那只狗,它正躺在大门口,苏心洁还是晚了一步。

她从它身旁跑过去了想把大门推开,门却丝毫不动。身后那只狗凄惨地哭起来,欲靠近她。

苏心洁急了,用力晃动大门,隔壁女孩给吵醒了,打灯开门问怎么了。苏心洁说那只狗又来了,就在她身后。

“这不是一只死狗吗?”女孩眼神疑惑地望苏心洁,苏心洁回过头去,那只狗躺在地上,它的眼睛紧闭着,明显是死去多时的样子。

暗黑的血把它黄色的卷毛粘连在一起,苏心洁躲回家里,把门窗锁好,所有灯都打开了,生怕门外的死狗突然活过来。她抱着被坐在炕上,眼前不断浮现那只卷毛狗,哀怨哭泣的眼睛,流出的血泪,浸透了它的毛。

苏心洁猜想它还会不会出现,隔天苏心洁下班比较早,快要走到家时,她躲进胡同,望了眼自家大门,那里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应该有清洁工把它处理走了吧。

“呜呜~”一阵狗哭声从后面飘来,苏心洁的心露跳半拍,怪不得它不在门口,原来它就跟在自己后面。她转头,果然是那只纠缠她的狗,它两只布满鲜血的狗眼有些分散。

苏心洁本能地叫一声,后退一步,然后甩开腿狂奔:“救命呀。”

她一路跑到街住对面小区的朋友丹丹家,猛按门铃,丹丹开了门,还不等她问什么,苏心洁就冲进来,顺手把门带上。

丹丹感到莫名其妙,问她:“你怎么慌成这样?又狗追呀?”

本来丹丹无意一问,苏心洁却使劲点头,丹丹安慰了她几句,把防盗门打开一个小缝,她瞅了一眼,眼神有点不对。

苏心洁也好奇地凑过去,只见追她的那只狗就躺在丹丹家门口,它又变成了一句尸体。

丹丹推开门:“这不是baby吗?它怎么死了呢?”

苏心洁不敢置信:“你说它是baby?”

丹丹跑起死狗,检查了它的全身,抬起它的头对苏心洁说:“你看,它耳朵上的耳环还是我亲手给它弄上去的,这个耳环是我制作的,就一对,怎么会错?”

苏心洁的大脑点运转不过来了,它真的是bagy,消失了大半年的baby?

苏心洁想起,每次这只狗在她家大门口哭,不知怎么,她内心也涌出一股悲伤。

这些天发生的片段,一个个略过苏心洁的大脑,逐渐形成一个完整的画面,丢失的爱犬,半夜的狗哭,缠人的狗影,可怕的恶梦,哀怨的眼神……

这一切足以证明它就是她的beby,它死了,被人害死了。苏心洁再也控制不住,从丹丹手里抢过baby,泪流不止,她想起和baby的一朝一夕,心痛不已。

苏心洁和丹丹抱着baby通过熟人,到市公安局报了案。警察连夜出动,经过几天几夜的调查,终于抓到一窝盗狗团伙,经过审讯,他们承认那只棕色卷毛狗是他们偷的,他们中一个络腮胡子还承认,他喜欢生吃狗肉,特别是狗崽,他亲手用到划开了baby的肚子,吃掉了它的孩子。

由于盗狗贼身上都带有驱邪物品,狗冤魂很难靠近,baby的魂魄就附在它的肉身,一路回来向主人求救。

苏心洁得知杀自己爱犬的真的是那个络腮胡子,失控的要拿椅子砸他,被丹丹和警察拦了下来。

第二天傍晚,苏心洁抱着beby说了好久的话,依依不舍地把它放进丹丹为它制作的小棺材,埋了起来。

风中,似乎有一声狗叫钻进了苏心洁的耳朵,她隐约看见,baby的坟头上,有一个狗影渐渐变淡,消失了。

“baby,一路走好。”苏心洁喃喃地说。

作者寄语:狗,是我们忠实的的好朋友,人生路上的好伙伴,它会感应我们的喜怒哀乐,会帮助我们很多事情,请不要伤害它,如果拥有它,请好好珍惜。狗狗回家吧,你的主人在等你。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