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液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原液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大底部从来是一种定量化结果

发布时间:2020-10-17 01:01:17 阅读: 来源:原液厂家

大底部从来是一种定量化结果

[ 股市中,越是小级别的波动,规律性越差;越是大级别循环,其规律性越强 ]  一位读者看了《你会用市盈率吗》,提出了一个问题:你所讲的方法只适合于盈利和增长稳定性股票,不一定适合一些成长股票。这一问题提得非常到位。在股票市场上,没有一种方法能够包打天下,不同的方法、系统只适合不同的问题。  个股如此,大盘同样如此。我写这个系列的目的也是想让大家了解一些我认为行之有效的方法和系统,然后用这种系统来面对各种不同类型的股票。  经过20多年的投资实践,我已习惯了按这样的方法来构建自己的投资组合:用巴菲特系统寻找最好的巴菲特式的股票,用约翰·聂夫的系统寻找最好的约翰·聂夫式股票,用约翰·邓普顿系统寻找最好的邓普顿式股票,用威廉·欧奈尔系统寻找最好的欧奈尔式股票,然后把它们构建成一个投资组合,再根据对市场潮流的判断、把握,做适当增减,包括在某些情况下,阶段性地剔除其中的某一类股票。  通过这种方法,从2444点以来,我们的投资组合取得了不菲收益。现在,我的朋友圈中,已有越来越多人喜欢上了这种泛风格类组合。  用不同的方法解决不同的问题,是我比较喜欢的一种做法。不过本期我们暂且放下约翰·聂夫,来谈谈大市情况。  谁是谁的晴雨表  6月22日,上证指数见1849点前3天,我发表了《熊市很快就将结束》,其后又陆续发表了《6年的熊市结束了》、《1849点是战略性底部》,这些文章在网上引起了强烈反响。不过就像1664点后我在本报发表《中国股市的大调整已经结束》一样,所谓强烈反响只是一边倒的谩骂声。因为人们实在无法理解,在如此严峻形势下,不崩盘就不错了,怎么谈得上熊市结束?  原因很简单。股市中,越是小级别的波动,规律性越差;越是大级别循环,其规律性越强。只要我们掌握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系统方法,把握重大的战略性底部和顶部就会变得比预测明天是涨是跌更容易。  这套系统由这样几个工具组成。  首先是股市的年均升幅和国民经济年均增幅的比较。举例说,从1994年325点到2005年998点,11年涨了2.07倍,年均复合升幅10.73%。看看那11年我国宏观经济的发展情况就可知道,这一年均升幅约等于GDP的实际增幅但小于GDP的名义增幅。  如果还有疑问,那就看看美国股市:1933年,美国GDP总值为564亿美元,到2012年,达到159841亿美元,年均复合增幅为7.4%。而道琼斯指数从1933年的49.68点涨到现在的15500点,年均复合升幅也是7.4%。  大多数人谈到经济与股市关系时,总是机械地理解为宏观经济上升股市就好,宏观经济下降股市就坏,其实1664点时我们就已做过论证:美股78年中,宏观经济好股市上升,宏观经济不好股市下跌的年份一共39年,其余39年则呈反向波动,以GDP增幅上升还是下降来判断股市走势,结果比掷硬币还糟,因为掷硬币运气好的话还有51%甚至52%的成功率,而它却只有50%。  这一结论当时在网上为我赢得了“白痴”的桂冠,理由是“连股市是经济晴雨表都不知道”。何为晴雨表?我真不知道。因为宏观经济上升股市就好,宏观经济下降股市就遭,就该倒过来说“经济是股市晴雨表”。  其实,宏观经济和股市的关系就是主人与狗的关系。狗时而欢快地跑在主人前面,时而沮丧地落在主人后面。但最后,主人手里的绳子总会把它牵回去。  由于从2005年的998点到今年的1849点,8年上涨了85.27%,年均复合升幅8.01%,而同期我国名义GDP的年均涨幅为14%,实际增幅为9.5%,股市升幅已远远落后于同期GDP的增幅,因此可以说,1849点已把今后GDP增幅下降的因素包含在内了。  除此以外,我们还可将当前中国经济和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美国经济做比较。当时的美国和我们现在一样,处在康德拉杰耶夫的产业更新周期——即传统产业扩张过度使经济高增长阶段结束,但其实际情况要比我们现在困难得多,尤其是受1973年中东石油危机冲击,通胀呈两位数,经济增长停滞甚至倒退。  即使在这种情况下,1974年道琼斯指数的市盈率也只跌到7.7倍,而我们上证50指数的市盈率早就跌到过7.7倍了。不分历史阶段的横向比较并无意义。  股市的价值定位  有一种方法我已用了十多年,主要用在大级别熊市的底部判断上。  1)以每天的平均价格乘上当天的成交量,作为投资人在这一天交易中对股票和大盘的价值判断和愿意且实际付出的总价。从上证指数诞生日算起,逐日累加到最新一个交易日。将每天的成交量也逐日累加到最新一个交易日。第1个累加数除第2个累加数,就可得出上证指数从诞生之日起,到每一个最新交易日的加权平均价。  价值发现和定位是市场的功能之一,这种发现不是靠一次准确定位完成的,而是由无数个投资人在无数个交易时间内通过无数次出价形成的。  由于每个投资人所掌握的信息总是有限的,人的大脑也无法进化到可以把各种关于过去、现在、未来的复杂因素作出准确判断的程度,因此,本质上每次出价都是一种试错,但市场的神奇就在于它可以通过无数次的出价和无数次的波动,让错误和错误互相抵消,最终形成一个合理的价格。这个加权平均价就是错误和错误互相抵消后形成的公允价格,或曰价值中枢——在我自己开发的行情软件中,我把它命名为价值线。  2)按股价三分法原理,以价值线×0.66,作为价值底线运算的第一个数字;再按平均19个月的周期,取最近4个周期和最近2个周期的最低点、近500个、275个、50个交易日的最低点,取一个平均值,作为价值底线运算的第2个数字。2个数字平均计算后,再做一定的平滑处理,形成的就是一个价值底线。  这一方法包含了这样几个思想:市场决定价值;市场的平均成本就是市场在不间断试错后形成的价值中枢;价格围绕价值运动是永恒法则;每一轮波动都是普遍规律和特殊规律相结合的产物,以0.66倍的黄金比例反映普遍规律,以实际的低点反映特殊规律,两者结合,就能准确反映市场实际情况。  可以说,这一方法在998点、1664点和本次1849点,都成为我相信熊市已经结束的重要因素。因为历史上,只有325点、998点、1664点和本次1849点,触及过价值底线,而前3次都成为重大底部,这一次会成为例外吗?1664点后,我在本报写的大调整已经结束的文章中写过这样一句话:在重大问题上,经济学和金融学理论从来是无能为力的,能给我们指明航向的,唯有历史。  周期理论  周期是决定价格运动的最神秘力量。对上证指数,我们曾介绍过平均19个月的周期,20多年来,不管市场如何变化,有再多的证据证明“这次真的不同”,但实际情况依然像威廉·欧奈尔说的一样:“市场变得不会太多,循环一次又一次,主要方法原则依然适用,不同的是参与的群众换了一批又一批”。  按单个周期跨度在18到21个月之间,N个周期集合为19的N倍数来计算,今年的6、7、8月正是多个周期窗口的交汇点。完美的周期落点不一定会产生重大底部,也许只是一波中期反弹,但一切重大底部一定会产生在完美的周期落点上,这是毫无疑问的。  其四是艾略特波浪理论。在寻常分析操作中,波浪理论可说漏洞百出,能证明其错误的证据远比能证明其正确的证据多。但是在重大底部和顶部判断上,艾略特波浪理论却别具一功。原因就在大级别循环具有很强的自然规律性,刚好符合艾略特波浪理论的这一属性。  先看一下形态。6124到1664点是一组清晰的驱动型5浪下跌(4浪顶和1浪底互不重叠),这在周线上表现得特别明显、流畅。根据这一形态,6124点的下跌一定会以ABC三波段完成,且C浪一定也会走5浪,而从3478点到1849点正是一组5浪型下跌,所以,C浪在形态上已经完成。  价格比例  在A浪走得过于夸张凌厉,几乎或完全把该跌的点位全部跌去后,C浪通常会以非驱动型5浪结构结束,这是因为空间已被压缩,但形态必须完成,3478点到1849点正是这样结构——4浪顶和1浪底互相重叠的非驱动型5浪。  A浪走得过于夸张凌厉后,还会出现另一种情况:C浪的幅度会倾向于A浪0.618倍,而且在一轮历时3年以上的超长期熊市中,这一比例会体现在幅度而非数值上(数值也会形成或接近于某个黄金比例)。由于6124点到1664点,下跌点数是4460点,幅度为72.83%,因此就有了:幅度上,0.7283×0.618=0.45;0.7283×0.666=0.485(0.666是0.618的初始形态),平均为0.4675;3478点下跌46.75%就是1852点!同时,从3478点到1849点,下跌1629点,相对于4460点的0.365倍,相当于0.382和0.333(0.382的初始形态)的平均值。因此,价格比例上也已完成。  还有量的比例。调整就是通过负能量的释放,让市场重新获得上升动力。这种释放同样符合一般的自然规律。先看1个例子:998到6124点,累计成交34.18万亿元,6124到1664点,总共成交21.62万亿元,为前者的0.633倍,这是一个黄金比例。  如果说,至1664点,市场以0.633倍的黄金比例完成对998至6124点的阶段性调整,那么,从325点到6124点,上证指数总共成交了53.47万亿元;而从6124点到今年6月,成交了139.15万亿元。139.15÷53.47=2.6倍。这是一个很棒的黄金比例。  再看:1664到3478点,成交22.47万亿元;3478到1849点,成交97.33万亿元,97.33÷22.47=4.33倍,这又是一个很棒的黄金比例。这2个黄金比例说明什么?说明哪怕6124点是对中国股市诞生以来的总调整,其所有的负能量都已释放完毕还有余裕,一个战略性底部就此形成。  底部判断对我而言,不是一种定性过程,而是最可量化的过程。上面所讲的虽然只是我的大底部判断系统中的一部分,而且每一种方法也许都不完美,但用在一个正确地方,却能产生出完美的结果。

英国alevel

ib课补习

英国alevel是什么

ib数学辅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