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液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原液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律师办案遇车祸亲属难领理赔款【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6 03:29:02 阅读: 来源:原液厂家

潘启正母亲(右二)与郑立群握手言和。本报记者童梦宁摄

去年7月,景德镇律师潘必果在赴杭州代理一起上诉案件途中,不幸遭遇车祸身亡。此后,省律协、景德镇市律协以及他生前所在的江西帖隼律师事务所(简称帖隼律所)积极协助其亲属收集案件索赔材料,于去年12月成功获得16万元执业律师雇主责任险理赔款。该保险投保人是帖隼律所,承保的保险公司则按程序将这笔理赔款汇入该律所账户,再由律所支付给受益人即死者妻子吴秋华和儿子潘启正。

此起理赔案系我省首例执业律师雇主责任险理赔案件,且获得成功理赔。去年12月28日,潘启正母子尚未领到理赔款,经办的相关保险代理公司就先组织了一场理赔款发放仪式,安排他们向省律协赠送锦旗,并要求他们手捧一块理赔款支票道具牌与大家一起合影,以此对外进行宣传。令人尴尬的是,仪式之后的半个多月中,潘启正母子多次去帖隼律所领赔偿金,均被拒绝,且与该律所主任郑立群发生纠纷。省律协、景德镇市律协数次介入协调,但始终无结果。为此,他们向本报《党报帮你办》栏目求助。

1月17日,潘启正面对记者采访时说,他父亲遇车祸后,曾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所花费的医疗费达数十万元。肇事者虽负全责,但其家庭非常贫困,根本没能力支付赔偿款及医疗费。他和母亲生活过得也比较拮据,为给父亲筹救命钱,母子俩花光了家里全部积蓄,还借了10余万元。

潘启正坦承,父亲生前未告诉过他和母亲,帖隼律所已帮他投保了雇主责任险。直到父亲去世后,省律协主动告知,他们可享受父亲的雇主责任险赔偿金16万元。他们急于领出这笔钱用于还债,以缓解家中欠债压力。他告诉记者,他和母亲每次到帖隼律所领钱,郑立群因担心他们领了款后还会再向律所索赔,总是要求他们签一份“免责”协议,导致他们谈不拢而领不到钱。

省律协秘书长罗中锦向记者表示,省律协促成保险理赔成功,减轻遇难律师潘必果家庭负担,这本是一件好事,没想到赔偿金发放中发生纠纷,双方均不相让,令省律协也很为难。他向记者提出,希望记者协助省律协协调潘启正母子与帖隼律所的矛盾,并说服潘启正母子需明确赔偿金分割事项,以免日后又因赔偿金分割不均而引发新的家庭矛盾。

1月17日下午,在记者的建议下,潘启正由年逾六旬的母亲吴秋华书面提出领取赔偿金申请,且由母亲决定支配权。在景德镇市司法局的大力支持下,他们所在地的乐平市公证处对他们提交的相关材料全部予以免费公证。

1月18日上午,记者和省律协常务理事金鹏光、景德镇市律协秘书长万宝玉前往帖隼律所召开协调会,现场协调潘启正母子与郑立群之间的矛盾。但郑立群执意要求潘启正母亲须先签“免责”协议,然后才同意放款。而潘启正母子坚决不从。期间双方争吵不休。

郑立群说,他当初为潘必果投保雇主责任险,就是为了降低因雇员在受雇期间受伤或死亡而带来的风险。他认为,这笔理赔金就相当于该所给潘必果亲属的赔偿,其亲属今后不得再以其他理由向他索赔,所以潘启正母子领款前须签“免责”协议。

而潘启正母子认为,他们是被保险人的受益人,16万元赔偿款只是在帖隼律所账户过一下路,最终归他们所有。他们还表示,父亲车祸并非该所引发的,且父亲外出办案是代表个人,他们领到赔偿金后,回头无须再找该所“麻烦”。但他们接受不了签“免责”协议的做法,感觉被人要挟。

1月18日上午,潘启正母子与郑立群谈崩之后。记者提出建议,将“免责”协议改成温和的承诺书,再由潘启正母子单方面签字即可。这一建议得到了金鹏光、万宝玉认可。

1月18日下午,记者与金鹏光、万宝玉分头找潘启正母子与郑立群协调,双方均接受签承诺书后再领款的建议。随后潘启正母子签了一份承诺书,并将相关公证材料一并交给郑立群。之后半小时内,帖隼律所就将16万元理赔款转入潘启正母亲个人账户。

本报记者 童梦宁

量子特攻官方版

消消星星乐:最新版

乱世争霸

烈火一刀bt(送648元充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