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液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原液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男科女医生情怜惜我哦[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07:03 阅读: 来源:原液厂家

【一】男人都会落荒而逃

童瑶相亲三十一次,基本可以保证一句话击退相亲对象:“X先生,你不需要不好意思,我的工作就是跟男人的‘弟弟’打交道,如果有什么难言之隐,随时可以来质询。”

往往在一分钟的时间内,是个男人都会落荒而逃。

只有在这个时候,童瑶才会觉得她目前的职业:市中心医院男科女实习医生,并不是那么难以接受,至少在对付老妈给她安排的相亲会上,不往不胜。

可是今天,当她偷笑着目送又一位男士逃离现场,正准备放松的喝一杯咖啡时,却看到了一脸奸笑的展硕,从一个角落窜了出来,极其自然的坐到了她的对面。

“我都不知道,原来童医生是个这么奔放的人哦!”展硕舒服的靠在椅背上,眯起漂亮到惹人嫌的桃花眼,慵懒的说道。

显然,他目睹了她相亲的全部过程。

嗖嗖嗖!童瑶似乎听到了自己即将燃烧起来的声音。

难得的休息时间用来应付这些无聊的相亲已经够让人烦躁,而偏偏在相亲的时候还遇到了她最最头疼的人物,不自然才怪!

“你为、什、么、在这?”

展硕听到她那个咬牙切齿的声音,愉快的扬了扬眉毛:“所谓缘分……恩~”

童瑶不断的提醒自己:淡定,淡定,绝对绝对不能因为展硕这一个欠扁的“恩~”就掀桌而起!

可是不得不承认,展硕是她人生二十三年以来,能如此频繁的让她想要发飙的唯一人选,而偏偏他是自己的直系师兄不说,甚至还是她实习医院的院长独子,所以就算童瑶与他气场再不合,却总是能够无数次让人气恼的“巧遇”。

可为什么连找个偏僻之地相个亲,也会倒霉催的遇到他?

展硕还是一如既往的没眼力见,就算童瑶脸似黑锅,还依然不知死活的调侃她:“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对男人示好可不是这样的,就算你心怀善意,人家也会被你吓跑的。”

童瑶忍住把热咖啡浇到他脑袋上的冲动,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示好!?”

“咦,难道不是?”展硕口气疑惑,“毕竟三十几次,次次出招,我还以为这是你的招牌示好方式呢!”

三十几次?

次次出招!?

童瑶全身僵硬,慢慢抬起眼皮看向根本一脸不怀好意的展硕——难道说,她的每一次相亲,他他他都看到了!?

“你跟踪我!”童瑶噌的跳了起来,手指颤抖的指向他,“你你个变态,你有病啊!我到底招你惹你了?你害我还不够吗!?”

“嘿,冷静冷静。”展硕立马警觉的快速抢走她眼皮底下的杯子,嘴里嚷道,“我可没跟踪你,这……你跑来我店里相亲,我遇到熟人自然会多关注些嘛……”

他的店?

童瑶沉痛的闭了闭眼——他放着好好的医院少东不做,没事开什么咖啡馆啊!

亏得她还精挑细选,窃喜的发现了这处僻静又优雅的地方偷摸的相亲,却原来根本就是自己往枪口上撞!童瑶觉得,她跟展硕一定上辈子有血海深仇,不然怎么就这么犯冲!

那边展硕还在碎碎念:“再说了,我哪有害你,可别冤枉好人啊。”

就你还好人,我呸啊呸!童瑶一时间怒发冲冠:“冤枉你?当初陷害我填错实习职位的是不是你!?”

展硕被她吼得一哆嗦,可仍然试着狡辩:“可是这职位也帮到你了啊……我看你好像不喜欢这些相亲对象,这职位不正好可以帮你挡掉他们——”

“帮你个屁!要不是拜你所赐让我成了医院男科诊室的女大夫……”童瑶彻底暴走,“除了下半身不行的男人没一个敢来找我,你以为我为什么必须被家里逼着来相这个劳什子的亲!?”

万籁,俱寂。

吼完这一嗓子,童谣看着展硕微妙的脸色,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四周少数的几桌客人,全都对她行敬佩又惊恐的注目礼,远处吧台的几个服务生,更是夸张的把滚烫的咖啡浇在了光亮的地砖上。

在童瑶羞愤的狂奔出咖啡厅时,她脑中猛地闪现出一句话:因果报应。

世界是公平的,在她算计了那么多无辜的相亲人士之后,她终于也尝到了“落荒而逃”的滋味。

【二】这家伙怎么还就阴魂不散了

童瑶坐在椅子上,随手翻看着手机上的日历,距离她结束在男科的实习还剩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总算有些盼头了。

说起来,要不是当时负责实习事项的展硕错把去年的实习报名单传给了她,害得她填写的科室编号都是错的,她童瑶,医学院的种子选手,也不至于沦落到跑到这个匪夷所思的男科里来。

都怪那家伙!童瑶忍不住在脑子里把始作俑者拖出来准备胖揍一顿,可想象中的自己还未等挥拳,就听到门口响起了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声音:“上班时间玩手机,童医生好不敬业哦。”

童瑶看着大步走进来的展硕,狠狠瞪了他一眼——这家伙怎么还就阴魂不散了!?

展硕丝毫不介意童瑶射过来的眼刀,满脸坏笑的拉过一张椅子凑近她:“啧,这是不好意思面对我吗?”

“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童瑶反驳,脑子里却刷的闪现了那天在咖啡厅里不堪回首的一幕,登时脸上一热,别扭的梗着脖子赶他,“我要工作,没时间跟你扯皮。”

“哎呀,你放心啦。”展硕却似乎没听出人家的逐客令,还状似好心的安抚着,“我已经跟员工打过招呼了,下次你再相亲的时候,他们保证装作不知道那天的事情!”

她有毛病才会再去那个地方!

童瑶一想起来就火大,可是展硕却毫不收敛,甚至开始津津有味的回忆起童瑶的相亲对象逃跑的姿势:“那天那家伙,跑起来跟火烧屁股似的,是你这些个相亲对象里最搞笑的一个了。”

“还有啊,上周还是上上周那个,那小眼睛瞪得——”

“展硕!”

“恩?”懒懒的声调里满是无辜,可是细听之下却又掩饰不住的笑意,好像根本就在等待这一刻童瑶的恼火暴走。

童瑶深深吸了口气,出口的话语竟然难得的低了八度,带着一丝温柔与无奈:“你总这样时不时跑来找我,我会误会的,我会以为……”

“……恩?”

童瑶看着展硕不知为何突然晶亮异常的眼睛,趁着他毫无防备,猛地凑近他耳边大喊一声:“以为你有难言之隐所以特地跑来询问我这个专业医生!”

童瑶的时间点掐的刚刚好,敞开的诊室门外恰好路过一群轻声细语的小护士,因为她这震慑人心的一嗓子,满脸震惊的愣了两秒,集体快速闪人。

展硕这才后知后觉,颤着手指指着童瑶:“你……你!”

“我怎么了?”童瑶毫不退让,仰着头挑眉质问,“不然你倒是说,你今天跑过来还有什么理由吗?”

展硕揉着耳朵,好半晌,才满脸委屈的“哼”了一声,从兜里掏出一张门票啪的拍在了童瑶面前:“晚上温泉集体游!早知道……我才不会好心给你捎过来呢!”

目送展硕大步流星的离开,童瑶终于露出了会心一笑,她瞅一眼那张象征着“胜利”的温泉票,美滋滋的拿起来塞进了包里——

温泉,甚好。

展硕吃瘪的样子,甚好!

【三】你闯进来不就是为了看我

她又中计了!

童瑶双手紧紧抓着胸前缠绕的浴巾,看着迎面而来同样衣着不整的展硕,真的是悔到肠子都青了——她早就该想到,展硕怎么可能真的那么好心的给她送票!

可是白天自己却被眼前的“胜利”冲昏头脑,来了之后一个同事都没有遇到不说,推开包间门就看见了光裸着胸膛泡在池子里的展硕。

而此刻,童瑶一个劲的扭动着身后怎么都打不开的门锁,眼看着展硕迈着慵懒的步子悠闲的靠近她,丝毫不在意自己腰间摇摇欲坠的小小毛巾,还不怀好意的眨巴着眼睛:“你穿成这样跑进我的包间,还堵在门口不让我出去……到底想对我做什么嘛?”

嘛?嘛你个头!

“你退后!”童瑶背贴着沁凉的木门,脸色因为他蜜色胸膛寸寸逼近而几乎红的滴血,裸露在外的皮肤更是要着火一般烫热。

“退后你还看得清吗,你闯进来不就是为了看我?”

“看你个头!”童瑶几乎是尖叫出声,“这根本就是你耍诈骗我来的,你还诬赖我!”

“呀,被揭穿了。”

展硕竟然就这么大方承认,而口气还颇为遗憾,童瑶看着一副无赖样持续靠过来的人,羞窘之下忙侧开视线,却猛地瞥见他腰间愈见松垮的遮掩,登时脸色大变:“你你你STOP!毛巾要掉下来了!”

“掉就掉嘛,正好你质疑我的身体功能,顺便给我检查一下好咯。”

童瑶狠厉的眼神几乎要穿透氤氲水汽把展硕千刀万剐,心中更是想要仰天大叫——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啊!

我忍,忍,忍无可忍!

终于,被算计的恼怒,被围堵的窘迫,以及长久以来积压的不满再也压抑不住,童瑶在展硕屡教不改持续靠近她的时候,狠狠的飞起一脚,直直踢在了他健硕的小腿上。

“扑通——”而展硕看样子没想到她会冒着露底走光的危险反击,竟然就如同轻盈的纸片一般,被童瑶一脚给踹进了一侧的温泉池子里。

干得好!

童瑶在心底刚要为自己喝完彩,展硕就狼狈不堪的从水中扑棱着站了起来,在波动未止的水面上,一块白色的毛巾飘荡——而展硕,一丝不挂。

就在童瑶目瞪口呆尚未反应之时,展硕突然蹲进了水里并爆出一声惨嚎:“啊——”

半小时后。

童瑶衣着整齐的端坐在温泉休息室的包厢内,看着坐在对面俨然变身“受害者”的展硕,既尴尬又悔恨——要不是自己那不经大脑的一脚,也不至于失去了自己理直气壮的地位。

而现在,她不光要说服自己平静的忘却刚刚那一幕,还要说服他:“咳,我的职业就是这个,所以其实这种事情很正常……”

“可是对我来说却很严重!”

“其实我……就把你当成是我的患者。”对着不依不饶的展硕,童瑶努力劝说。

展硕一听不乐意了,音量明显加大:“我怎么会是患者!难道你刚刚没看清楚我——”

“停停停!”童瑶红着脸打断他让人尴尬的话题,“那、那就医者父母心……”

“别转移话题,你又不是我妈!”展硕的态度十分强硬,“总之这事儿你必须对我负责!”

童瑶终于没了耐心,她瞪着抓鼻子上脸的展硕怒道:“差不得得了!你一大老爷们儿为了这么点子事儿至于的吗?”

展硕脸上的表情一沉,口吻极其严肃:“我一个清清白白的黄花大小伙,被你看光光了这是小事吗?”

【四】那感觉就如同当年少不经事

这几天童瑶的处境很糟糕。

自从温泉灾难以来,被时不时来骚扰的展硕搞得头大不说,还惹来一堆八卦眼神,更因为与展硕“交从甚密”,而被管理实习生的组长也是展硕的死对头,因为她在例会上一个走神给拎到了办公室里一通狠批。

“童医生,这是你开会该有的态度吗?”组长口气里的讽刺丝毫不加掩饰,“别以为分到一个无关紧要的科室就可以不求上进自暴自弃,你这样的工作态度我还是可以让你走人的!”

说实话,在男科实习的每一天,童瑶都在心里偷偷倒数转科室的日子,可是听到组长以这样的鄙夷的口吻说起她的工作,她心里却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童瑶想离开男科,只是因为作为女生的尴尬处境,可她从来没有轻视过这个职业!

见她脸色微沉,组长语调拔高:“怎么,说你还有意见了?”

“哟,这气氛不对劲啊。”门口突然传来带笑的声音,本来低头挨训的童瑶下意识的转头,就看到了西装革履的展硕,似笑非笑的站在门口。

无视组长的瞪视,展硕径直走进来,虽说少见的正式装束让他比平日多了几分稳重,不过一凑近童瑶便开始嬉皮笑脸的样子却立刻破了功。

“这是我的办公室,请你出去。”组长被展硕自在的样子气得脸色青白,不悦的开口赶人。

“拜托,我也不想来这边浪费时间啊,谁想到只是路过而已,就听到了有人公然在医院之内搞科室歧视。”展硕懒洋洋的伸手扯了扯领带,颇为无奈的抱怨,“我才不爽的好吧?”

明明年长几岁却在展硕压一头的组长,脸色黑的童瑶都有些不安,她偷偷踹了展硕一脚,却惹来他不悦的嚷嚷:“喂喂,我皮鞋新买的,你别那么使劲的踩嘛。”

眼见着展硕根本把会议室当做他家后院的样子,组长终于忍无可忍:“要打情骂俏给我出去,童瑶你这个月的绩效分别想了!”

“哎,你家组长放行了,咱们走吧。”展硕难得没有继续抬杠,拖着童瑶就往外走,还故意放大嗓门安抚她,“绩效分你放心,我官比他大,到时候再给你偷偷加回来,不影响的!”

被他拽进他的独立办公室,童瑶皱着眉头甩开他的手,却被展硕一个爆栗敲在脑门儿上:“你傻啊,就这么让他训,不会找我求救吗?”

童瑶腹诽:她躲他都来不及,怎么会主动去找他。

展硕没有察觉到她的别扭,一径愤愤的哼道:“那家伙真是越来越烦人了,看我哪天收拾收拾他!”

童瑶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开口:“你就不能收敛一点,组长一定又要到处说你滥用特权,目中无人了!”

“说就说呗,我又不在乎。”展硕微扬下巴,声音慵懒却坚定,“我本来就是特权分子,所以更要好好利用我的特权,有捷径把精力用在有用的事儿上,也不至于像他那样费劲做表面功夫,到现在在手术室还只是个副手。”

展硕平日里最让人最讨厌的地方,就是他永远我行我素的做着各种让别人跳脚的事情,自己却丝毫不知反省。

可是这一刻,微微带着一丝傲慢,却又异常自信的展硕,竟让她无从辩驳。

童瑶顿了半天,只憋出一句:“随便你。”

“喂喂!什么叫随便我,我可都是为了你哎!”展硕一听不乐意了,以咄咄逼人的架势贴近她,“难道你都没感觉啊?”

“少在那里装好人,你自己愿意惹事儿,跟我可没关系。”

童瑶不客气的推他,却没有推得动, 展硕靠的愈发近,低沉的嗓音拂过她敏感的耳垂:

“话说,现在大家可都传言咱俩关系不一般,我今天又这么‘英雄救美’一下,说不定谣言更加火热哦,你怎么想?”

展硕嬉笑着冲她眨眼,但眼里却有着魅惑:“不然咱俩顺应观众心意,在一起得了,恩?”

两人靠的很近,近到那张俊脸上正经而蕴含深意的表情,竟让童瑶内心早已经沉寂多年的一汪清潭,猛地泛起了深深的涟漪。

那感觉就如同当年少不经事时,对展硕的翩然心动。

童瑶心跳如雷,猛地狠狠甩掉脑中旖旎的念头——她早不是当年单蠢没眼光的她了,这人无赖又猥琐的内心她可是领教的非常彻底的!

“我才不要。”

展硕的脸一下子黑了,紧接着炸毛的嚷道:“我哪里不好了?我才貌双全黄金单身汉一枚,你居然嫌弃我?为什么不要!你说啊说啊说啊!”

“你不是我的菜,我喜欢沉稳型的,而你……”童瑶想了半天,总算总结出一个够给力够精简够重点的评价,“过贱过骚。”

【五】那家伙就是你喜欢的?

导师家的餐桌上,童瑶不自觉的在热火朝天的医学讨论中走了神。或许是因为最近相亲的次数太多,或许是因为刚刚师母有意无意的探问,又或许是……展硕那天天外飞来的一句话,总之,童瑶竟然开始认真思考她的个人问题。

“童瑶,问你话呢,在男科混的如何啊?”一个师兄的声音传入耳朵,神游的童瑶因为突然被点名,又是这么尴尬的问题,她一时不知所措的红了脸。

好在坐在她身边的大师兄及时转移话题,帮童瑶逃过一劫,童瑶偷偷冲大师兄感激一笑,视线停留在那张温和正直的脸上——为人沉稳可靠,而且对她照顾有加的大师兄,似乎也是可以考虑的对象,可是这么多年来……怎么完全没有那种感觉?

再仔细想来,似乎从对展硕的幻灭之后,她就再也没有真正动过心的感觉了,那天说喜欢沉稳型的,不过是为了杀杀展硕的锐气,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所期望的对象,是个什么样子的。

难不成,是因为在展硕那里受的冲击太大,以至于对男同胞失去了感官?

不过奇怪的是,虽然没有概念,但当那些形形色色的相亲对象坐在她面前的那一刻,她的心却异常清晰的告诉自己——这不是她想要的人。

余光飘向了这几天不见踪影,今天更是从头到尾不理会她的人,他正坐在她的斜对面闷头猛吃,表情不怎么明朗,看样子还在为那天的事情生气。

啧,真小气,她都没他那么小心眼!

要说这几天没了他的骚扰,她耳朵是清净不少,但本应该高兴的事情,可童瑶总觉得心里却偏偏又那么一丝丝的失落……

童瑶明显心不在焉,大师兄跟她说话她也只是点头点头,心思却完全收不回来,甚至连伸出的筷子几次落空都没有察觉,只听到桌子那头某人几近凶狠的把排骨咬得咯吱作响。

饭后,童瑶主动请缨去洗刷碗盘,也顺便在安静的小空间里平复自己莫名浮躁的心情,只是刚把碗盘放进满是泡沫的水池中,一直当她透明人的展硕,竟然无声无息的挤了进来。

斜了他一眼,童瑶闷闷的转开脸不理他,默了半晌才没好气的开口:“进来干吗,没看到这里很挤吗?”

背后猛地袭上一股热气,紧接着童瑶便被翻了个个,后腰生生抵在了微凉的琉璃台上,而展硕竟然已经靠的极近,满脸戾气的狠狠瞪她:“那家伙就是你喜欢的?!”

“啊?”童瑶一愣。

“一顿饭眉来眼去交头接耳当我是瞎了吗!?”展硕几乎咬牙切齿的吼道,“我不许你喜欢大师兄!立刻给我断了这心思!”

“你到底说什么啊?你特地来找我吵架啊?!”童瑶被他没头没脑的话惹的恼了,要不是手上沾着泡沫,早要伸手推他了。

而就在两人僵持之时,师母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童瑶猛地惊醒,发现两人竟然以异常暧昧的姿势靠在一起,她也管不了那么多,抓起他堵在她腰侧的大手就塞进了水池丰沛的泡沫中。

“师兄非说他要洗盘子,我正准备让开呢!呵呵呵……”她假装没事的对师母扯谎,身子一扭就闪离了展硕身边。

而被丢在原地的展硕,恼火的看着急于撇清的她,满手泡沫更让他气不打一处来,随手抓到一个盘子,竟然下意识的两手同时往下一搓……只见那只滑不留手的盘子就这么“嗖”的一声不偏不倚飞离他的手,直直飞向了他的额头。

“砰!”

师母惊呼出声:“啊!快来人!展硕被盘子给砸晕了啊!”

【六】发病似的喜欢上你这个家伙

导师家客房的床上,展硕面容安静的闭目躺着,童瑶则坐在他的床边,面色凝重的看着他额头上那高高肿起来的红包。

半晌,她轻轻的伸手,慢慢流连到伤处上方,而后,重重的按了下去!

“嗷!”展硕一声惨嚎,张开眼睛连连龇牙吸气,“疼疼疼!”

“人都走了,你再装试试看!”

展硕可怜兮兮的撑起上半身嗫嚅:“哪有装……真的很疼唉。”

童瑶重哼一声:“疼到晕倒!?”

“呃……洗个盘子却被砸到……”展硕汗颜,“很丢人嘛……”

“所以就装晕倒?”童瑶终于低吼出声,“这样更丢人的好吧!”

“算了……反正我在大家面前丢人也不是头一次了……不过你干嘛这么激动?”罔顾她的气愤,展硕满脸不解,而后两眼突然亮晶晶闪着光,“你是在担心我?怕我丢人?”

这时的展硕,哪里还有这些天冷脸不理人的样子,可是童瑶却更加头疼——这样就更加说不清楚了!

其实在刚刚的“事故”里,真正丢人的不是展硕,而是她。

展硕晕倒的时候,童瑶彻底慌了,一向以心细着称的自己,竟然六神无主到被她抱在怀里的展硕眼皮子抖得跟筛子一般都没发现,知道她垂落的头发搔的他终于打了个压抑的喷嚏,童瑶才如梦初醒——晕倒的人怎么会打喷嚏!?

“可能是间歇性昏迷,抬到客房躺会儿就好了。”导师淡淡的声音适时传来,这才让童瑶看见了早不知何时全都凑在厨房门口,满脸兴味的众人。

童瑶真恨不得立刻夺门而逃!

好不容易忍下了那欲盖弥彰的举动,童瑶假装镇定的听从导师意思负责留下来帮展硕处理伤口,可是就算再怎么掩饰,她也知道聪明如众人,她真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想到这,童瑶再呆不住,起身就要离开,却被展硕眼疾手快的抓住她:“哎哎,你去哪儿?你得留下来照顾我!”

“你根本不需要照顾!”童瑶愤愤的扭动被牢牢圈住的手腕,“赶紧松手!”

展硕眸色一深,突地一个使力,一下子就把童瑶拽倒在了床上,翻身利落的用腿制住她的挣扎:“我就不松手,今天咱俩必须把话说明白了。”

“走开……什么话说明白……”童瑶全身使力也跳不出他的禁锢,因为这前所未有的姿势而脸红心跳。

“说……你是不是喜欢我?”

童瑶心猛的漏跳一拍,忙转开视线:“谁、谁喜欢你!”

“恩?”展硕危险的俯下脸,那深沉的目光竟让人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是,是喜欢……”童瑶一闭眼,索性豁出去了,“但是那是过去式了!我早就忘记了!”

没有看到展硕脸上狂喜又突然僵住的表情,童瑶快速的继续说:“现在你知道了,我是喜欢过你,所以,你想笑想讽刺我都来好了,反正都说清楚了!”

好一会儿的安静。

而后,展硕以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怖口气愤怒开吼:“清楚个屁!我追了你这么久,好不容易今天让我发现了你的一点反应,结果你给我来个过、去、式?你耍我玩呢!?”

童瑶被他突然压下来的重量几乎挤出肺里大半空气,气喘吁吁的吐出个字:“……追?”

“废话!不然我被你又骂又扁依然凑上去当跟屁虫,你当我有病吗?”

“你就是有病——”

“行,我有病!”展硕终是忍无可忍,猛地低头攫住她的嘴唇,“才会跟发病似的喜欢上你这个家伙!”

【七】原来他生气是因为这个

带着怒气怨气以及长久压抑想念的吻,几乎将童瑶点燃。

从口腔开始燃起的这把火,让她浑身酥软却没有反抗的能力,亦或内心深处根本就不想要反抗,总之,展硕以一个极度火辣的热吻彻底让童瑶消停了。

“……你、你流氓!”直到他的唇终于几经辗转放开了她,童瑶的指控犹如棉丝一般柔软的飘出口。

“我真后悔没早些真的流氓你!”展硕又恨恨的吻了她一记,“说不定就在你那个所谓的‘过去时’双宿双飞了。”

“才不会……”那个时候估计他根本就没有那个想法吧,对她总是温和有礼的前辈模样,哪像现在这样?

不过童瑶是真的没想到,传说中“爱她就欺负她”的定理,在这个奔三的男人身上竟然这么彻底的显现,他几次三番让她跳脚,童瑶真的搞不懂:“这就是你的喜欢?”

“还不是因为你!”因为童瑶不得已的示弱,展硕暂时松开了对她全方位的压迫,听到了她的质疑,口气颇为委屈,“我正经跟你说话,你总是爱答不理,倒是偶尔逗你才会有些脸红之类的反应,久而久之……唉!”

童瑶当然记得自己当初特意疏远他,不过嘴上却反驳:“你那哪是正经,根本就是不冷不热。”

“那是稳重有涵养!”展硕撇了撇嘴,“我以为你不喜欢那样的,所以换个活泼的方式,谁知道你居然说什么喜欢沉稳的?”

……原来他生气是因为这个。

“要知道让我这么儒雅又有风度的人自毁形象,是多么痛苦和艰难的过程!”

实在听不下去,童瑶没忍住说漏嘴:“得了吧,那根本就是假象,我早就发现你猥琐的——”

展硕立刻察觉端倪,咄咄逼人的追问:“猥琐的怎样?说说看啊,是不是跟你把喜欢我作为过去式有关系?我看你根本就是一直喜欢我,不过因为某个障碍而裹足不前,恩?说啊!”

说就说!童瑶被戳穿心事,一冲动索性把埋在心底的事抖了出来,也要看看他被揭穿后的窘态:“当初你在实验室数据本上的涂鸦我看到了!”

展硕一愣,然后显然想起来所谓“涂鸦”,但却只是双眼一眯继续问道:“涂鸦怎么了?”

童瑶惊讶:这么猥琐的事情他竟然能够装作没事?

要知道当年她看到那幅画的时候,都不能用震惊来表达当时的心情——本子后面她从插画书上临摹的卡通女孩旁边,竟然多出了一个笔触粗犷的涂鸦,更甚至那句“孤单非我所愿”的文艺的旁白后面,是童瑶悄悄记在心里的展硕的字迹:“送你一根仙棒,帮你实现愿望!”

而那个显然是他所画的涂鸦,让刚刚上完人体结构课的童瑶,火速丢开那好像会咬人的本子——那个“仙棒”,赫然是男子解剖图上的那个那个那个你们懂的!

可想而知,这对于年少的童瑶冲击有多大,打击又有多大,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居然画这样的东西,写这样的话!

现在想起来童瑶都记得那种触目惊心的感觉,她不可思议的瞪着展硕:“你、你、你难道不记得自己画了什么吗?”

“当然记得。”展硕挑起一侧眉毛,“一根仙棒,这有什么问题!?”

“你还好意思说!”

“你都好意思写,我为什么不能说?”

“……什么?”

展硕不耐的蹙眉,有些不自在:“你不记得了吗,你有段时间在QQ签名上挂着什么想要一根辛德瑞拉的仙棒,让你实现很多愿望什么的……哎,总之就是那个意思!”

“那图是我画给你的,我还以为你没看到呢,这么幼稚的事情我还是第一次做……这该死的到底有什么问题!”展硕似乎觉得很丢脸,脸色不善的瞅着她。

“这……这是那个……仙棒?”

“不然呢?”展硕不解又不耐,似乎对于讨论这个问题相当无语,“仙棒不就一根棍子,难不成还分种类?”

“可……可是那个东西根本就不是闪闪发光的仙棒啊……”

“拜托你不要要求那么高!我画成那样已经尽力了好吧。”展硕终于蹙眉恼羞成怒,“而且为了更像仙女棒?我明明就有在周围画闪光的线啊!”

童瑶怔怔回想那在她眼中极度“写实”的涂画,原来……那是闪光的线……天啊……原来他画的,是真的仙棒!她还以为……额……

看着她明显呆愣的样子,展硕蹙着眉头迅速的思索一遍,而后突然不确定的看着她:“难道……你想歪了!?”

【八】尾声

说到底,内心猥琐的那个,反倒成了她。

童瑶被展硕盯得有些恼火:“谁让你画那么糟!我才会想歪!”

“哼……相由心生。”

“……”

看童瑶一脸不自在,展硕态度颇为大方:“好了好了,诋毁了我这么多年,要我不计较的话,就老老实实跟我在一起。你看看为了这么个破事儿你把我折腾成什么样子了?”

“我都说了那是过去式……”童瑶犹在嘴硬,突然门上传来轻敲声,童瑶慌张的连忙扒拉开他缠在自己身上的手臂,扭头就看到师母拿着医药箱进来了。

师母看了眼明显不自在的童瑶,笑着对展硕眨眨眼:“还没搞定?”

过来人眼中明了一切的笑意,让童瑶心虚的低下了头,展硕则是夸张的叹了口气:“哎,我是没有您的本事,让老师对您服服帖帖的,不然您给我支支招呗?”

“你啊,孺子不可教。”师母摇摇头,“当初我就说你把小童骗进男科是个败笔,你还不信,我看人家现在对你的抵触情绪比以前还要深!”

童瑶猛地抬头瞪向展硕——难道不是意外之失而是有意为之?

“展、硕!”

眼看着落井下石的师母迅速跑路,展硕狼狈的迎接童瑶雨点般打在他身上的拳头:“还不是因为你对我态度不明,为了怕你被人抢走,只能把你放到没人敢追的位置上了啊……啊轻点儿轻点儿!”

几下之后,展硕终于反守为攻,把她定在怀里牵制住,俊挺的鼻梁轻蹭她的脸颊,讨好道:“好了别气了啊,你看我也很不容易嘛,被你误会那么久,本来浪漫的定情举动反而成了你绝情的引子……你想想我多伤心啊。”

童瑶看着他委屈的眨巴眼睛,却丝毫不知忏悔的样子,胸腔里的怒火就像被一只温柔的手掌慢慢抚平熄灭,还真的生不起气来——毕竟这一切的出发点,都是他对她的用心良苦。

而此刻,被他半是强迫的抱住,长久以来被她时时刻刻压抑的那一份悸动终于再也无法忽略,那是她曾经的,现在的,以及以后都无法抹除的,对他深深的喜欢。

童瑶渐渐放软的身体安稳窝在他的怀中——就,这样吧。

“……童瑶……”展硕略微带点压抑的声音灌进她耳朵,“趁着良辰美景,咱们把遗憾补上好不好……”

童瑶疑惑的偏头看他。

而展硕,用渐渐氤氲起深意的黑眸牢牢注视着她,轻柔的抓起童瑶的手,慢慢慢慢的,放在了他身上…………

“砰!”

“嗷!”展硕一声惨嚎,额头的另一边登时也鼓起一只红通通的肿包,与之前那一只相映成趣,他看着手里仍旧握着医药箱盖子的童瑶,哀怨道,“干嘛打我!”

童瑶脸颊绯红的死死瞪着他:去他的误会!他展硕,压根就是一只不折不扣没脸没皮无法无天的流氓大色狼!

她为什么,就喜欢上这么个家伙了啊!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