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液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原液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之青蛇殇[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31:37 阅读: 来源:原液厂家

卿菁是一条修炼了五百多年的青蛇,她的姐姐白素贞被法海压在了雷峰塔后,她曾不顾一切要将雷峰塔掀翻,救出姐姐,可惜法海法术高深,她不仅不是他的对手,还差点被他收去,化为一坛蛇水。好在观音菩萨救了她,将她带回紫竹林重新修炼。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卿菁终于在紫竹林修成正果,盼着成仙的那日。

可是观音菩萨却告诉她,在她成仙之前,还有一劫未度,而那劫数却在人间。

卿菁还没明白观音菩萨的意思,就已发觉自己从一个如花般的少女变成一个襁褓中的女婴,一对夫妇抱着她摇啊摇。

时光荏苒,卿菁终于在人间长大。

这一年她十六岁,长得倾国倾城,婀娜多姿。

有女养在深闺不知,偶尔被人发现,立即引来城中青年才俊踏门求亲。

而卿菁早已有了心上人,那便是裴府的公子裴文愈,她的远方表哥。

可是斐文愈打小生就个木纳脑瓜,对身边的事无动于衷,唯独对经书佛法类颇感兴趣。加上自小悟性高,对佛法一点即透,不时天天嚷着要上庙里当和尚。

他本就是裴府独子,裴家夫妇自然不答应,可又不能见裴文愈终日消极,便在府里建了座佛堂供他每日诵经念法。

卿菁一心念着这位表哥,眼看求亲的人就快将卿府的门槛踏破,却始终不见裴文愈上门,卿菁伤心至极,瞒着卿氏夫妇,偷偷跑出府,去找裴文愈。

裴府在京城,卿府却在江南,两府相差千里。

卿菁一路跋山涉水,终于来到京城。

见裴府大门紧闭,卿菁上去叩门。

裴府管家见是表小姐来了,赶紧迎她进府。

裴氏夫妇见卿菁早已不是当初那个稚嫩可爱,躲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女娃,而是位如花少女,模样可人,容貌更是倾城。

裴氏夫妇早已到了当公婆的年龄,自然对卿菁很满意。

裴夫人拉着卿菁的手道:“菁儿!真是辛苦你了,大老远的一个人跑来!多怪姑母太忙,忘了让文愈去看你!”

卿菁听闻裴夫人这么说,心里暖了许多,不时与她寒喧几句,眼底始终难掩心头事,目光滴溜溜地在裴府打转,四处搜寻裴文愈的身影。

裴夫人是过来人,这女儿家的心事她岂摸不透。

“菁儿可是在找文愈?”

“表哥不在府上么?”卿菁羞答答地道。

裴夫人含笑又无奈地将卿菁引去佛堂。

卿菁见裴文愈正阖目盘腿地坐在蒲团上,手里拿着串佛珠,嘴里念念有词。

卿菁鼻翼一酸,这就是她朝思暮想的表哥,原来在他心里那些经书和佛法都比她这个人重要。

当下气得扭头就走,泪水涟涟不断,连跑连哭。

裴夫人是拦也拦不住,气得甩了裴文愈一巴掌。

“你还是为娘的儿子么?有你这样对待自己的爹娘么!”

“爹娘不指望你干些什么!可好歹也要向列祖列宗有交待!菁儿大老远的跑来,还不都是因为你啊!快去把菁儿给为娘找回来!她一个姑娘家千里迢迢赶来这容易么?”

裴文愈适才发觉自己做过了头。

想起那个远方小表妹,心里竟莫名生出一丝冷漠。他比非冷漠无心之人,不知为何对她却丁点生不出一丝热心。

然而父母的意思他不能忤逆,只得去追卿菁。

卿菁见裴文愈追来,心不里自然大喜,努努嘴,一头扑进裴文愈怀里。

“表哥,你让菁儿留下吧!菁儿只想跟你在一起!菁儿不想嫁给别人!”卿菁恳求道。

裴文愈一顿。

他认为对于感情要两情相悦,对卿菁他没有半点儿女之情,如果有,也只是少处可怜的表兄妹之情。

>>

让他最上心的还是那些经书和佛法。

红尘之事与他不过过客,他觉得自己不该生于红尘中,他不想害她。

裴文愈当即推开卿菁道:“你可以留下!但为兄不能娶你!”

卿菁见他说得如此坚决,捂着嘴,委屈地跑了开。

裴文愈以为卿菁需要安静下来好好想想,没上去追她,可是等了差不多两个时辰,见卿菁还没有回来,不得不四处去寻。

冬天的码头日落后,便结起一层薄冰覆在水面上。码头上的船只,早已停泊,一只连着一只,安静地伫在水中。

薄冰之下浮着条细细长长的身影,贴着冰面随着水波的晃荡时不时上下涌动。

一个人的身形轮廓不时映出。

斐文愈的心提紧,不顾一切地跳下河,砸开薄冰,将卿菁捞了上来。

然而他已错过救卿菁的最佳时间,一个如花般娇美的女子就这样去了。

裴文愈伤心致极,对卿菁的死耿耿于怀,他认为,要是他没有出言伤她,她不会这样看破世态,心死如灰地一死了之。

是他对不起她。

想到红尘事红尘了,或许这便是他与她的缘,她的离去,度化和唤醒了他,他去了他该去的地方。

青山环绕间,一座古刹内梵音袅袅。

裴文愈跪于蒲团上,一个年长的和尚正在替他剃度,并赐法号法海。

转眼一身袈裟于身,从此法海开始了他的青灯木鱼生活。

法海以为他已心静如水,世间的事与他再无瓜葛,不想卿菁用情至深而死,一口怨气不下,死后成了厉鬼,日日出来作祟。

法海听闻后自告奋勇地跟主持道:“此祸因弟子而起!解铃还须系铃人!请主持让弟子前去化解吧!”

那主持见他虽入佛门时日不长,但悟性极高,便答应了他。

法海来到京城,望着熟悉的家门而不归,直对着家门念起“阿弥陀佛!”以此感生他养他的父母。

眼看西边的最后一缕阳光即将消去,法海寻了个安静地方打起坐。

天黑后,便听见一阵女子的狂笑声。

只见一个青衣女子,披头散发地撑着一张乌青脸飘飘而来。

那女子法海认得,她便是卿菁。

那身青衣是卿菁投河那日穿的,至于那张乌青的脸,乃是死前受河水浸泡后,将她心底的怨毒浮现到了脸上,久久不散,便成了这副鬼样。

已无往日的那般倾城,鬼魅的连法海都差点认不出她。

“大和尚你是来送死的么?”卿菁冷笑着围着法海转,青面森森,模样十分恐怖。

法海望着她,缓缓站起,开口念起“阿弥陀佛!”

“佛言,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施主之所以变得如此,乃贫僧一手造成!施主心里若有恨就冲着贫僧而来!请施主放过天下苍生!贫僧愿替他们赎罪!”

卿菁适才认出这个和尚是谁,又是一阵狂笑声四起。

“你果真还是去当了和尚!就因为这个你才不要我的么!既然如此,我就让你破了戒规,一辈子当不了和尚!哈哈!”

卿菁说着朝法海飞去,身影一晃,又恢复生前的那般姿色身段,对着法海撩拨弄姿一番。

可惜法海依旧面不改色,闭着眼直念“阿弥陀佛!”

卿菁虽是鬼魂,但身前未经人事,不知男女之间究竟要怎样才能成事,见法海始终如根木头,便气得将衣袖一拂,道:“你果真是个无情无欲之人!罢了,遇上你算我倒霉!从此你我再不相欠,我这就回地府去!”

话毕一阵阴风拂面,卿菁已离去。

等卿菁一走,法海这才睁开眼,心口一揪,大口吐起血来。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贫僧居然对她动了杂念!”随即两眼一瞪,倒地而亡。

再见面时,已在王母的寿宴上,卿菁一身绿衣如水,远远地望着那个叫法海的高僧。

此时卿菁已明白,恨可以用爱来感化……(本篇完结)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